【同心战疫 青城有我】与时间赛跑的“追阳”人——同心战“疫”我们一起守护家园系列报道之八

发表时间:2022-11-23 09:02:54 来源:呼和浩特日报

“追阳”,是疫情防控中最重要的一环,一旦混采出现阳性,这一根试管里的所有人就是“追阳”目标。“追阳”工作者需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所有人,用最快的速度再进行单采单检,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阳性病例患者,及时斩断病毒传播链条,并为下一步调整防控措施提供依据。在抗疫一线,无数公安“追阳”人“疫”往直前,向“阳”而行,与时间争先、与病毒赛跑。

“快点,我们想再快一点……”


(资料图片)

凌晨3点,追阳专班的工作地灯火通明,这里,电脑、电话24小时不停运转,每一个人都分秒必争地或在追踪病例活动范围,或连接在“混采阳性管”涉及人员和家属的一次次通话中,他们在与时间赛跑,与病毒争分夺秒。

紧盯着电脑屏幕、分析关联病例、形成研判报告。“快点,我们想再快一点,时间真的是太宝贵了,晚一分钟都可能贻误最佳战机。”追阳小队成员赵铁柱说。

连续通宵作战已让他们生物钟紊乱,许多人的电脑桌上,放着眼药水、西瓜霜喉宝、风油精“流调三件宝”,每个人随时接到任务便立即投入工作。

“此次疫情病毒的传染性更强,对流调溯源要求更高,更需要我们有专业的技能和艰苦的付出。”追阳小队成员赵龙说,24小时守在电脑前、手机旁,吃饭要“冲锋”,睡觉靠“打盹”,这几天最长一次“打盹”不到3个小时。

因为检测结果往往晚上推送,“追阳”基本也在晚上开展。“面对半夜采集对象电话关机、敲门不开、排查困难等情况,大家从来没有抱怨,只是默默地坚守和付出,有时一干就是通宵,在工作的间隙,办公室四张椅子拼成的床,就是大家抽空轮流休息的地方,有情况时可以随时出发。”赵龙说。

遇到个别群众不理解,他们只能是一遍遍耐心解释,在他们眼中,每一秒都要被计算,因为他们在与病毒赛跑,在与时间赛跑,在与生命赛跑。从黑夜到黎明,从寻找到送达,夜深人静的小区内、空旷寂寥的乡间小路上、村庄街道的路灯下、寒风阵阵的雨夜里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“追阳就是追赶阳光……”

“追阳就是追赶阳光、追上阳光、追回阳光,等爸爸追回阳光就可以回家陪你出去玩了。”

当玉泉区公安分局民警李超3岁的女儿问他“追阳”是什么的时候,李超这样回答。

在得知分局要成立“追阳”小组的时候,虽然知道这项工作任务重、风险高,可李超还是毫不犹豫报了名,连夜赶到疾控中心参加任务。领取物资、配合医护人员采样、随时报告工作进度、维护现场秩序、送检样本……

“追阳”小组需要上门采集核酸,没有电梯,李超所在小组成员只能穿着防护服,提着采集箱,一层层地爬上去,“8楼、6楼,下一户在4楼。”累了就在楼梯上坐一会儿,此时汗水早已湿透防护服。

连日忙碌的工作,李超常常只睡几个小时,吃饭更是经常“对付一口”,可他没有抱怨、没有牢骚。

“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确定阳性患者,切断疫情传播链条。”尽管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可李超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离“新冠”是这么近。“怕家人担心,我没把自己的具体工作告诉他们,就盼着通过每一个人的努力,可以让疫情早日结束,能让全市人民尽快回归正常生活,每一个奋战一线的抗疫人员能够早日和家人团聚。”李超说。

“穿上这身警服,就意味着我要站在最前面……”

凌晨2点,刚刚返回定点酒店休整的许争,匆匆喝了口水润喉,便直接和衣半躺在椅子上,闭上眼睛小憩。穿着衣服睡在椅子上,是他能想到让自己最快进入工作状态的“笨办法”。

“这样的睡觉方式,人不会睡得太死,接到任务后直接套上防护服就可以出发了,能节省不少时间。”虽然每天仅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让他的双眼遍布血丝,但许争仍旧笑得很暖,“‘追阳’工作非常注重时效,必须快速反应,我们能节省一秒,可能就会为无数的人争取出更多的时间。”

作为玉泉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的一名警察,这是许争第三次主动请缨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线。“因为需要直面阳性患者,家里人都不同意,说太危险了,我妈前几天一给我打电话就哭,劝也劝不住。我爸倒是没说什么,不过听家人说,他整夜睡不着,老是半夜起床坐在沙发上等到天亮。”许争的语气有些惆怅,“但是他们是理解我的,穿上这身警服,就意味着我要站在最前面,就像我的家人与朋友身前也站着无数个像我这样的人一样。”

说起工作中最难忘的事情,许争有些动情:“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小区采样后收拾装备准备离开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,‘警察叔叔加油!’,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许争眼眶有些泛红,“我抬头看着四周的高楼,有很多人站在窗前冲我们招手,我特别感动,我在想,我们守护着他们,但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守护着我们。”

x
x

Copyright   2015-2022 关注网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琼ICP备2022016367号-36   联系邮箱:nuoxi 7979247 @sohu.com